好久不曾認真的想過
托著下顎
看著
一種感覺
向由心生的啟發
對於這件事
漸漸的感興趣了

經過第一次的革命
再來是第二次的交集
漸漸的覺得可行性是夠的
不像革命前
那樣的百感交集
更有一種抵抗的交戰

凡事都有碰撞
撞人的是不懂的心情
碰人的是不解的態度
經過後
再度了解
體會到誰的用心

雖然說現在也不急於有什麼作為
還是用一般態度去解釋
狂歡?
低調?
竊喜?
不不不~
就平常吧

我喜歡
開始喜歡
不過語言有時十分無力 
只會令真相模糊
不說話
就是很好的表現
因為,我喜歡...

全站熱搜

a40313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