轟嚨轟嚨的聲音響起
遠處正行駛一台列車
漸漸地
近了
停靠在身旁
於是,上了車
原來這車上
載滿了多許的惆悵
那些人們的臉上
都在默許的言論

一句
誰道閒情拋棄久?每到春來,惆悵還依舊。
不能說的盤旋鬱結
愁容與氣笛的搭配
猶如冷風的來襲
吹的了無生氣

簡單來說
那種感覺
久久一次
有時是觸景傷情
或是以物寓意
惆悵;愁悵
噓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無言的結局

全站熱搜

a40313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