照片:陽台上的對面山線夕陽

  手機發出對方的怒吼聲,一陣一陣的。我望著捷運站,耳朵聽著由電流的正負電使單體線圈產生磁場反應所發出的聲音,不發一語的站在陽台上,開始放空了。

  該說些什麼?心裡有個底只是不想說,要譴責就直接來吧,多說無益的,只要乖乖的回答個「嗯」原來事情都會被解決掉。掛掉電話之後,晚上的捷運站很幽靜,我知道來回的人潮不多,這是地區的特異性吧?下一站會更多人的。

  往左的列車到一個最原始的地方,那裡有著眾多百禽,我喜歡那裡。有多久沒有到那裡去了?我想想看也有幾年了吧,上次到附近,也沒有進去走走,應該不算有到過吧。這時候的我,有點想去那裡,我知道現在的時間不允許進出,但就算那到牆邊也好,我只想一個人靜靜。

  「到了捷運站,拿出PORTE卡片包,往進出閘旁的感應器貼一下,「逼」的一聲。走到月台等待前往左邊的列車方向候車,車來了,第二節車廂上沒有人,挑了一個位子坐了下來,面無表情的看著黑漆漆的玻璃,聽著空氣與列車摩擦的風聲。等過了三站之後,最後一站下了車,走到圍牆旁坐了下來,怒吼了幾聲後,它滴下幾滴水下來。」在陽台上空想著我該這麼做。

(待續)

全站熱搜

a40313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